死了。常年白嫖不定期诈尸,只是存东西一下而已,更不更全看心情,所以最好别of我。

艾和薇,一对姐弟,父母双亡,相依为命,形影不离。薇拥有夜莺般的美妙歌喉,但视力障碍使她永远身处黑暗。艾继承了父亲优秀的恶魔血统,为报父母之仇做尽恶事,然而对于姐姐失去的眼睛一直无能为力。

他是黑暗,也是她眼中唯一的光。

“成为我的所有物吧,被神眷顾的孩子。”

《缘是一段孽缘,这辈子不可能修成正果的》

高亮*

琴我注意。



蚩无妄是凭空出现在琴酒面前的。

这人毫无征兆砸在他的保时捷356A上,车窗玻璃被砸的粉碎,琴酒下意识掏枪瞄准他的脑袋就差扣下扳机,才发现车上的人早已经咽了气一样不省人事。

琴酒是谁?组织头号杀手,那位先生的心腹属下。绝不可能害怕见到死人的,他可从不会介意往手上再添一条人命。只不过这大街上那么多不知情观众看着也不能就这么撂下不管,毕竟这事儿要是惊动了条子的话可不好轻易摆平。琴酒的眉头就没舒展过。他将那张满是血痕的脸拍成照片发送出去,又熟练拨出一串号码,电话另头的妩媚女声操着一口流利英文,语调颇为敷衍应下银发男人的要求。

伏特加跟在琴酒身边做了那么多年司机,也算得上个老手了。轻车熟路掏手机拨号,不多时便有救护车鸣着笛赶来,连着“肇事车主”一并带上车,他本身则留下开那辆被砸碎了玻璃的保时捷,只不过这救护车去的可不是医院,而是组织在新宿的一个小据点。是了,这是披着救护车皮的组织黑车。

那位可怜病人醒来的时候正身处地下室。他望着上方漆黑的天花板晃了晃脑袋,全身无力头痛欲裂,空荡荡的胃揪着疼,潮湿的铁锈和血腥味刺激得他皱紧眉头几近作呕。手腕上的铃铛在他醒来那一瞬就响了,或许是配置了什么高科技感应系统,没多大会儿就有人来将他捆上十字木桩,倒真像是在审问甚么犯人。

而他几乎在醒来之后就立刻确定了自己穿越的事实,因为画风不一样。



说不清道不明的身份和来路,干净得仅有一张白纸的背景资料。莫名招惹上他的蚩无妄让生性多疑的琴酒不得不防,世上哪有这么多巧合?组织与FBI交战在即,如果真是那边的人,或许能拿到些情报。所以这几天琴酒就没给过他好日子,坦然放言只要蚩无妄一天不交代自己身份就永远别想出去。

说什么?说我其实来自异界吗?

蚩无妄颇为无奈抬眼瞥他,严重缺水和空腹已经快让他昏厥过去,身上的伤虽不致命却痛的要死,而理智和那骨子里的倔性不让他阖眼,他只能清醒着接受惨无人道的刑罚逼问。

CNM。

他在心底暗骂,紧紧咬着牙受下烈酒浇身的灼辣剧痛。


千面魔女查不出什么东西,半个月过去也依旧毫无线索,蚩无妄不肯说,跟个哑巴似得,一切成谜。她踱在不大的地下室里将那个被五花大绑在刑架上的人上上下下打量个几百遍,突然明白什么似得站到琴酒身旁。

同样的银色长发,同样的墨绿色眼瞳。

“hey伙计,老实说你是不是有个双胞胎兄弟?”

贝尔摩德用手肘戳琴酒胳膊,并没有放低音量。

蚩无妄听的清楚,几欲翻个白眼又生生忍住只瞥她一眼,现如今为保命只得坦明,再这么下去不是死就是废。他抿了抿干裂又带着血液味道的唇瓣,懒懒望着另一边的男人不紧不慢沙哑出声。

他的嗓子快痛死了。



“你相信时空穿越吗。”

蚩无妄如是道。

方思明x少侠(明侠)

明月山庄剧情衍生
可自我代入



少侠已经很久没来江南了。


方思明站在平日常去的岸边吹江风,属下汇报来的消息说明了他没事,只是在疯狂提升修为。可不知为何,方思明总觉得不安。

啊……今天也没来呢。

他抬头望一眼阴云绵绵的天空,又瞥一眼少侠平时过来的方向,然后估摸着时间,顶着雨幕向反方向离去。

要在以前,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下雨,少侠总是会在方思明身边替他撑伞。明明比他矮了一个头,却还要将大半个伞面都倾向他,肩膀被淋湿也不在乎。嘴里还要絮絮叨叨的介绍他带来的新鲜玩意儿,宝石萃玉自然不必说,还有些糕点吃食:好好一个暗影,突然就转行当起了厨子,说是要让他吃到自己做的世间最美味的珍馐佳肴。

……小蠢货。

这段时间他也曾猜测过,是不是少侠厌了他,想跟他这个恶人撇清关系回归正道了。但是少侠曾经说过,不要乱想太多,不管是谁离开他都不会背叛他的。

于是方思明摇摇头甩开那些不好的想法,一边加快脚步朝着明月山庄赶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在那里能遇见自己那位不知所踪的挚友。


当他终于赶到时,却接到他心念着的好友正和楚留香与萧疏寒一同,来围剿万圣阁的消息。


身经百战的万圣阁少主身形恍惚了一下,扶着桌案才没倒下去。昔日少侠信誓旦旦的承诺即刻破碎,前几刻刚甩出脑海的噩梦成了现实,如今想来只剩下讽刺。

呵……可真是我的好、朋、友啊。

方思明近乎咬牙切齿,扣着桌沿的手微微颤抖。他下了杀心,胆敢背叛他的人,定要付出数十数千倍的代价。当朱文圭要他去垫后之时,那些对义父的失望心酸也被他斤数藏在复仇的恨意中,对上少侠更是招招夺命毫不留情。



他眼中的失望令少侠疑惑不解,又委屈得很。只顾躲避他不顾一切的进攻,一边还要防着身旁两人不至于真伤到方思明。而那人孤身,自是不敌楚留香与萧疏寒的夹击,身上衣料都被划开不少,少侠看在眼里疼在心里,终究是忍不住了飞身上前,挥刃挡下楚萧二人,咽下震出的鲜血,又没事儿人一样将身上长袍脱下披在方思明肩头裹紧。

在场三人都惊于这变故,方思明先是反应过来,紧握住少侠手腕质问他的武功怎进步如此之迅速。


少侠一愣,低下声音委屈的像个小孩子。



我想变得更强,好保护你……还把平时舍不得用的宝石萃玉全拿去修炼了……钱也是,都去买武器灵药了。所以我没东西可以送,就一直没敢去找你,你不会怪我吧……?


他小心翼翼的样子,像极了做错事怕被责罚的孩子。也像极了小时候的他。

方思明心底某处柔软忽然被什么东西狠戳了一下,眼眶又泛红起来,嘴唇抿了又松,嗫嚅着不知道要说什么的样子,最终却只是将低着头的少侠紧拥在怀,低着声音喊了句。

小蠢货。


————————————————————

萧:大道无情大道无情,此人终不成器
楚:…小友……当初说好的灭了他万圣阁呢?

少侠:万圣阁你们想怎么灭怎么灭,但是谁要动方思明我neng死谁。